加斯奎特坚信创历史 “法国明天”上海不为观光

加斯奎特打进大师杯,已经是个不小的冷门,要指望他在上海爆出更大冷门,全世界只有法国人相信。

11月4日晚上,ATP大师系列赛巴黎站的四分之一决赛中,“法国网球的明天”在国人面前不负众托,2比1击败了“英国网球的希望”,加斯奎特距离上海更近一步,而穆雷只能带着腕伤结束了2007赛季。赛后,穆雷失望地说:“这是通向年终总决赛的关键比赛。我们都想赢,那样的话就能得到更多的积分,在这场比赛中失利,这是多么令人失望的事情。

”不过,英国绅士最后大方地祝福了加斯奎特,希望他能够走得更远,并表示自己不打算以替补的身份来上海观光。

第二天的《泰晤士报》给出了“穆雷成了加斯奎特的垫脚石”这样的标题,竞争无疑是血淋淋的,即使是面对自己同病相怜的好友。带着穆雷的祝福,加斯奎特虽然在接下来的半决赛中败给最近状态神勇的纳尔班迪安,但纳达尔却一脚将巴格达蒂斯踢走,为这位法国天才球员打开了一条生路。“太开心了。当我开始比赛的时候,其实心里并不轻松,因为这关系到大师杯的名额,直到后来我才得知自己已经入围了。对我来说,这就是个很大的成就。如果是在两周之前,我也许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显然对于加斯奎特来说,人生第一次大师杯有着相当的分量,能够来上海,比以怎样的方式去上海更重要。

穆雷不来上海,并不代表着提前休假,他说自己要为澳网作准备,显然亨曼退役后,英国天才少年的压力更大了,而加斯奎特又何尝不是?作为网球发源地的法国唯一一个排名前20位的男单球员,加斯奎特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很无助。“每个人都希望我赢,而且他们觉得我应该赢,这不是坏事,可是每次站在罗兰·加洛斯的中心球场,我都觉得那里好大,自己好像忽然不会打球了。”有人因此嘲笑过加斯奎特软弱,但是听听大满贯冠军毛瑞斯莫的话,“哪怕是想到法网,我都觉得胃在抽筋。”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加斯奎特最多只能在父老乡亲面前打进第三轮的原因吧。

也许有人会说,穆雷的压力之所以大,是因为男单世界排名前一百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来自大不列颠,而法国却有15个人在里面,可是看看这些人的排名,你就会知道,除了排在第八名的加斯奎特以外,其他的所有人都在25名开外,大多数人是在40名至80名之间徘徊。也就应了那句比较毒的话:“法国没有优秀的网球选手,而英国根本没有网球选手。”

今年,法国男单选手更是在家门口遭遇滑铁卢,十年来,首次没有一名本土选手打入法网16强。而事实上,从1983年诺阿在罗兰·加洛斯捧起奖杯后,就再也没有一个法国人赢得过这项让法国人引以为荣的赛事,而那年,加斯奎特还没有出生。

出生在网球世家的加斯奎特从4岁开始跟着爸爸训练,就展露出优于同龄孩子的素质。9岁的时候参加网球训练营,引起法国当时网球职业选手皮埃尔·巴特斯的注意,这孩子马上成为法国网球杂志的封面人物。很快,加斯奎特在欧洲赛场上崭露头角,2002年,加斯奎特赢得了法网和美网两项青少年的大满贯冠军,ITF青少年年度排名第一,从此“法国网球的明天”这个帽子就扣在脑袋上,再也摘不下来了。

转入职业的第一个赛季,加斯奎特应付得还算顺利,稳健地步入前100名,可第二个赛季,一直受到伤病困扰的他在前三个大满贯中都是首轮出局,排名一度跌至第151位。“那段时间,我特别怕听到关于‘法国网球的明天’之类的话,觉得压力特别大。”摆脱掉伤病,加斯奎特在2005年平步青云,从100名开外一直追进前二十,尤其是在蒙特卡罗大师赛的半决赛中击败费德勒,无疑给法国网球打了一剂强心针,而那一年他也创造了法网最好成绩,进入了第三轮。而同样是那一年,比加斯奎特仅仅大11天,曾经在青少年赛事中输给自己的纳达尔已经在他的家门口称王称霸。

近两年来,加斯奎特表现平平,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表现,但也没有让人大跌眼镜。不过今年在温网的草地上先失两盘,然后逆转罗迪克晋级那场比赛着实让法国球迷又兴奋了一把,因为同在那一天,巴托丽也爆冷击败了海宁,进军决赛。赛后加斯奎特说:“那是温布尔登属于法国的一天。”

不过那场一直打到晚上8点的拉锯战的最终获益者是费德勒,因为次日中午12点再次走上赛场的加斯奎特,再也无法将反手的优势发挥到淋漓尽致,很快败下阵来。“2006年我总是在第一轮,或者是第二轮就遇上费德勒,倒霉极了,因为那样你不可能去赢得更多的比赛。不过,考虑到这是半决赛,而且我昨天耗费了太多的体力,所以我对自己的表现觉得不算失望。”赛后加斯奎特安静地坐在那里,语气平和。

就算是承载着再多的希望和压力,向前走的路只有自己一步步地走下去,经历了在ATP的六个赛季,加斯奎特的娃娃脸开始逐渐成熟了起来。“希望今年能有所突破”是加斯奎特在自己官方网站上,对2007年的期许,那进军上海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突破,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距离总决赛尚有四个人的身位。

在上海,加斯奎特能否让这个突破来得更大一些呢?或许比起他自己,法国网球更期待这样的结果。本刊记者 胡金一 图: Clive Rose/ CFP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