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冬雨和马思纯靠这部电影成为影后它最动人的地方是哪里?

电影《七月与安生》里的安生,是一个独立有个性的女生。她可以二话不说地背起行囊,离开故乡,漂泊异乡。和不同的人相遇、相爱最终又相离,在不同的地方行走、体验并视四海为家。

她和歌手、摄影师恋爱,她走过高原、看过大海,她当服务员、做舞女,如此这般,将自己丢进行走的生活。她或许也见过夜色里昏黄路灯中的雨丝吧,但和我这样的旅行不一样的是,她的行走,更像流浪。

而与大多数流浪又不一样的是,安生是为爱出走。这份爱的内核,包裹着成全,包裹着奉献,包裹着某种程度上的牺牲。

她是为了七月,那个乖巧懂事、文静单纯的好朋友,好闺蜜。七月打小就生得乖巧可人,是那种大人们最喜欢的懂事孩子,老师们最喜欢的三好学生。她性格温和,行事稳重,给人一种特别乖巧踏实的感觉。所谓窈窕淑女,大概就和七月的感觉类似。她喜欢和安生待在一起,带安生回家吃饭,和安生一起睡觉,形影不离,情同姐妹。

但都只是表面而已。实际上,看似自由不羁的安生,火热活泼的外壳下,包藏着一颗孤独脆弱的心;看似安稳踏实的七月,平静乖张的外表下,涌动着一股自由奔放的冲动。她们之所以能成为好闺蜜,是因为彼此恰好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所渴望的东西。

大多数人其实都有点像七月或安生,表现出来的常常和内心渴望的并非一样。而那些能轻易走进心房的,往往就是符合了内心所渴望的某些人格魅力。于是能成为好朋友,成为好闺蜜,彼此欣赏,彼此吸引。

温婉乖巧的七月主动亲了苏家明,自由不羁的安生主动“调戏”了苏家明,苏家明主动抓住了安生的手。三人的关系不言而喻,比起七月,苏家明更喜欢安生。这大概是许多男人的一种倾向,容易被自由不羁的女子所吸引,却又渴望与温柔安稳的女子一起生活。前者轰轰烈烈,后者平淡如水,而生活的现实往往更需要后者。

安生知道苏家明对她的喜欢,她也喜欢苏家明,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喜欢苏家明,因为那是七月所喜欢的人。为了不让七月失望,同时也为了避免自己伤害到七月,安生选择了离开,以一种自由不羁的旅人的姿态。但是,这样的离开看似成全与牺牲,却加大了两人的痛苦。因为,芥蒂早已产生。

这芥蒂因爱情而生,足以超越友情,成为两人翻脸的导火索。在安生离开之后,故事并没有变成七月与苏家明幸福美满地生活下去,而开始走向一种近乎残酷的爱情与友情的拉扯,使得影片逐渐呈现出真实而精彩的一面。

而大多数的精彩戏码,基本都发生在七月与安生争吵与和解的时候。为避免剧透,故事的发展及结尾如何,不再赘述,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两个女孩那种撕破脸将内心隐藏的话说出来的力度,恰似利箭穿心,既可以中伤故事里的人,也可以震撼银幕前的观众;但两个女孩拥抱在一起和解的时候所泛出的泪水,却如和煦的春风,既可以暖和故事里受伤的心灵,也可以慰藉观众们生活的疼痛。

七月曾那么渴望成为安生,安生曾那么羡慕七月,在历经争吵与和解之后,两人之间注定无法磨灭掉的爱,让她们真正了解了彼此,也让她们活成了彼此。结局是悲伤的,却因为两人最终相融在一起,而变得有了希望。

两位主演:周冬雨和马思纯,在这部电影里奉献了足够令人心服口服的表演。甚至可以说,是两位演员的精彩发挥,让“七月”与“安生”不再只是小说或电影里冷冰冰的“角色”,而成为了观众印象深刻的十分鲜活的“人”。

最具说服力的戏份莫过于几次争吵的戏码,尤其是马思纯和周冬雨在苏家明住处浴室里的那场“吵架”戏,两人的情绪、感觉实在太棒,让观众能够进入到戏里,为这两个好姐妹感到心疼。能够让观众入戏,且被情绪所感染,两位演员功不可没。

电影很巧妙地将安妮宝贝的小说“以小说的方式”将故事讲述了出来,不仅叙事流畅,节奏恰当,还用三次的反转将电影的故事结尾呈现出令观众惊叹又感动的效果。可以说,年轻的导演曾国祥(其实他是一名演员)在叙事方面的确显现出了某种成熟的功力,尽管前半部分略有套路之嫌,但还是用结尾完成了一记漂亮的青春拳。

《七月与安生》收获了大量的赞誉,并非只是因为两位主演演得好,而更多的是因为,这部电影难得的将青春里鲜少被人提及却又真实存在的某种残酷勾勒了出来。它不再是一味地沉浸在某一个或某一类人的“青春记忆”里,而是描绘出大部分人能有所共鸣的“真实青春”。

而最可贵的一点在于:它不是要倡导我们留恋过去,而是要提醒我们珍惜现在。珍惜现在的时光,珍惜现在的人,这很重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