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地理学堂:法国和比利时共同的”海外兵站“——马提尼克

法国在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的拥有瓜德鲁普、马提尼克、法属圣马丁、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圣巴泰勒米五个海外领地。这两个海外领地中,瓜德鲁普为法国贡献了图拉姆、维尔托德、金斯利-科曼、勒马尔、马夏尔等法国球星。

在法国的加勒比领地,如果说瓜德鲁普是法国足球的金矿,马提尼克就是法国足球的银矿。它们也为法国输送了不少球星。退役球星亨利,一半是瓜德鲁普血统,另一半血统来自马提尼克。除了亨利之外,阿内尔卡和阿比达尔也是马提尼克出来的球员。现役法国球星中,中卫瓦拉内也是马提尼克出品。

马提尼克不仅仅为法国足球出品人才,也为比利时足球出品了人才。这个人就是曾经效力过天津权健(已解散),现效力于德甲多特蒙德的比利时中场维特塞尔。

那么,马提尼克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呢?足球地理学堂,我们一起走进这个小岛,了解这个岛屿背后的故事。

马提尼克岛是法国在加勒比地区的海外领地,位于向风群岛的北部。该岛屿面积为1128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两个舟山岛的面积。人口不到40万。跟瓜德鲁普岛一样,该地区的人口以非洲后裔和欧非混血为主。

这个人口不到40万的小岛既为法国贡献了许多球星,也拥有自己的代表队。马提尼克代表队与法属圭亚那、瓜德鲁普一样,它们都是中北美及加勒比足联的成员,却不是国际足联的成员。因此,它们都可以参加中北美及加勒比足联旗下的洲际赛事——金杯赛。却无法参加国际足联旗下的世界杯以及其在各大洲设立的预选赛。因此,我们无法在世预赛的板块看见这几支球队。

相比其它球队,马提尼克代表队参加金杯赛的次数更多,它们一共7次参加过金杯赛。唯独2002年在美国举办的金杯赛,马提尼克比赛小组出线。那届金杯赛,它们和哥斯达黎加、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同组。小组赛最后一轮,它们1-0战胜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以小组第二身份出线强战点球大战被加拿大淘汰。其余金杯赛,它们全部小组赛出局。

他们无法在金杯赛取得佳绩的原因就因为他们不是国际足联的成员,球员本人无法代表马提尼克出战世界大赛。为了站在世界大赛的舞台上,根据落地为籍的原则,他们大多数选择了法国,代表法国出战。

唯一例外的就是维特塞尔。他虽然有马提尼克血统,但他出生在比利时的列日。马提尼克是法语区,比利时的列日也位于说法语的瓦隆大区。因此,对于维特塞尔来说,融入比利时法语区并不是什么障碍。他自然而然选择了为出生地比利时踢球。

马提尼克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其参赛旗帜不断变化。马提尼克作为法国的海外领地,其悬挂的是法国的蓝白红三色旗。但是其区旗却经历了两次变化。2019年之前,马提尼克的区旗是以此前法国殖民时期的圣卢西亚蓝底白十字旗和四条当地的矛头蝮的四蛇旗作为马提尼克代表队的参赛旗帜。然而,随着平权运动的深入人心,一直以来代表法国殖民主义色彩和奴隶制色彩的四蛇旗都被当地民众所反感

2019年5月,马提尼克议会通过了新的旗帜。该旗帜以米字分为八二三角形。中间绘有代表加勒比海的海螺和代表原住民特点的34颗星星。根据马提尼克议会的说法,八个三角形代表了马提尼克历史上使用的八种语言(法语、克里奥尔语、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 、意大利语、中文和阿拉伯语),蓝色象征大海,绿色则象征草地。19年6月的金杯赛和去年的金杯赛,马提尼克以此旗帜代替了四蛇旗,参加了洲际赛事。

马提尼克的历史和瓜德鲁普有诸多相似之处。气候类型相似,水热充足。一直以来都是热带庄园区。土著人因为战争、疾病急剧减少。主要人口来自曾经罪恶的黑奴贸易。马提尼克也有自己的故事——圣皮埃尔和法兰西堡的双城记。

1635年,法国人从西班牙手里夺取马提尼克岛之后建立的殖民据点,就是今天的圣皮埃尔。该城的名字是为了纪念这场战役的将领。1638年,法国在马提尼克西南部沿海登陆,建立新的城市罗亚尔堡。后来,这座城市又被命名为法兰西堡。

1680年,法兰西堡成为了法属西印度群岛的首府,圣皮埃尔成为了第二大城市。然而,圣皮埃尔的命运随着1902年的培雷火山爆发改变。培雷火山高1350米,是西印度群岛最高峰,也是该地活动最频繁的火山之一。18世纪和19世纪都有过小规模的爆发。

1902年,培雷火山大规模喷发,火山以南的圣皮埃尔全军覆没,只剩下3人幸存。从此,城市格局出现了急剧变化。圣皮埃尔经历了这次劫难之后,已经很难再和首府法兰西堡分庭抗礼。

马提尼克对于法国的意义不言而喻。因为它和瓜德鲁普、圣巴泰勒米、法属圣马丁岛一样都是热带岛屿,水热充足,是法国少有的出产香蕉、可可、咖啡、甘蔗、橡胶的热带果园。这里最有名的特产,非咖啡莫属。

说起咖啡,可能很多小伙伴们会奇怪。中美洲地区最有名的咖啡不应该是牙买加的蓝山咖啡吗?马提尼克的咖啡有着怎样的历史呢?这一切也跟殖民史有关。

咖啡树的原产地并不是美洲地区,而是位于非洲大陆的东非大裂谷地带。后来,随着东非文明古国埃塞俄比亚和阿拉伯世界的交流进入了阿拉伯世界。15世纪时期,信仰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在同欧洲的战争中,将咖啡从阿拉伯地区带向了基督教世界。

欧洲人在和奥斯曼帝国的战争中学会了饮用咖啡。熟悉地理的朋友知道,欧洲全境没有一处热带领土。欧洲人想种植咖啡,需要开拓热带殖民地作为种植园。率先把咖啡带到美洲,就是法国人德克利。德克利曾经在法国同东非的殖民战争中,以武器获取了咖啡树苗。1724年,爱喝咖啡的德-克利在马提尼克的普里切种下了第一颗咖啡树。这颗咖啡树也是西半球的第一颗咖啡树。

1726年,德克利在发马提尼克种下的咖啡树最终结果。法国拥有了自己生产咖啡豆原材料的地区。随后,咖啡树走出了马提尼克岛,来到了西半球的其他地区。比如巴西咖啡、哥伦比亚咖啡以及蓝山咖啡都是从这里走出去,成为了当地的特产。

法国人或许没有想到,他们在马提尼克种下的第一颗咖啡树,最终在整个加勒比甚至是美洲大陆的大部分地区开花结果。

新年即将到来,小编在此祝福各位吧友新年快乐。新年的第一期足球地理学堂,我们跟随着阿比达尔、阿内尔卡、瓦拉内等法国球星以及比利时中场维特塞尔的脚步,走进了法国和比利时的海外足球人才基地——马提尼克,了解了这里的风土人情。

本月到2月初,最让欧洲俱乐部头疼的赛事——非洲杯即将在喀麦隆拉开帷幕。法国这一被人们戏称为”非洲二队“的国家队,在非洲确实拥有一片领土——留尼汪岛。在这里走出了法国球星帕耶,也留下了众多故事值得我们回味。下期足球地理学堂,我们即将走进留尼汪岛,了解那里的风土人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