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天津的体育用品业

1860年,天津被开辟为通商口岸,租界开始在天津设立,特别是1900年辛丑条约签订之后,外国资本和侨民大量涌入天津,近代西方的一些体育活动,如篮球、棒球、体操、田径等随之传入天津。近代体育用品也伴随着近代体育活动来到天津,最初多由外国传教士、侨民和留学生携来,在个人体育活动和教会学校中使用。后来,由于体育用品的需求量不断增加,“惠罗”“福利”等洋商开始在天津经销国外进口体育用品,随后华商也加入其中,所售商品多为篮球、足球、网球、高尔夫球及乒乓球等球类和运动服装。

维新运动期间,“体育救国”思想产生并受到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的推崇。在19世纪末向西方学习教育的热潮中,西方体育活动因其独具的健身功能被新知识分子看做是“保国保种”的主要途径之一,进而各类体育运动走进新式学堂,逐渐被国人所认知。但是,由于进口体育用品价格昂贵,一般学校无力购买,人们开始自制简单的体育用品。清政府也对制造体育用品持支持态度,清朝学部曾先后颁布《奖励制造教育用品章程》《奖励制造教育用品章程七条》来提倡和奖励体育教育用品自行制造。

到五四运动时期,“体育救国”思想更加深入人心,爱国人士呼吁民众锻炼强健的身体以挽救中国,同时受当局“提倡国货抵制舶来品”口号的影响,天津有识之士开始有了创办国产体育用品厂,以破除进口体育用品掣肘,发展民众体育的想法。在此背景下,1921年孙玉琦创建了利生工厂,这是天津也是全国第一家体育用品厂。1922年,傅泊川联合亲属傅清淮、傅泊泉等创建了春合制球厂。其中,“利生”名字来源于对联“利应社会需要,制造体育用品;生为人民健康,畅销运动器具”上下联的第一个字。对于“春合”的缘起,在《春合十四年周年纪念册》创办宗旨中指出:“本经济救国之热忱,锻炼民族之至意,而策中华体育之进展。”可见,利生和春合体育用品厂正是在当时“体育救国”和发展民族企业“实业救国”时代背景下创办的。

1912年,毕业于北京协和书院的孙玉琦应张伯苓先生的邀请,到天津南开中学任教,教授英语和体育。在张伯苓的鼓励和支持下,孙玉琦一面教学,一面研究制球技术,他买了各种球反复进行拆缝实验,研究如何缝制新球。经过一段时间摸索后,找到了缝制球类的一些要领。于是,他辞去了教师职务,专门缝制足球、篮球,自产自销,建立了利生家庭工厂。工厂成立之初,产品虽价格低廉,但质量不好,曾一度出现销售困难的情况,入不敷出。但孙玉琦不断改进和完善制球工艺,决定突破制球革这一技术难关,为此他每周两次到北京燕京大学旁听制革专业课,请来直隶工学学校制革科毕业的王学敏担任技术员,后来更是聘请留美专攻化学的燕京大学毕业生齐守愚担任制革工程师兼副厂长。经过不懈努力,利生工厂终于生产出符合国际标准的篮球,产品成为市场的抢手货,天津、北京、保定等多地的学校和篮球爱好者争相购用,利生由此名气大振。之后,利生的产品由篮球发展到足球、排球,产品畅销多地,声名远扬。

在1921年至1936年期间,利生两次扩大厂房,先是在河北五马路,后在河北昆纬路购地20多亩,盖房200多间,在厂内设置了制革、制球、制鞋、木工、棉织、营业、函购等7个部门,拥有员工200多人。在极盛时期,利生经营的体育用品有球类、田径类、游泳滑冰类、鞋袜类、服装类、室内运动类、室外运动类等九大类,每年平均营业额达四十万元左右。另外,利生还在北京设立分厂,在顺德设立制革车间,在汉口等地设立了分公司,并在天津大胡同、北京八面槽开设商行,专营利生产品。

利生体育用品厂坚持“我们给大家忠心做事,大家必定给我们饭吃”的办厂宗旨,千方百计地提高产品质量,严控品质关,信守承诺,因而赢得了良好的社会声誉,在国内诸多重要运动会上被选为指定产品。利生生产的B6篮球是1931年华北足篮球比赛会、1933年“第五届全运会”、1934年华北运动会的指定标准球。1935年,在上海举行的“第六届全运会”上,利生出品的矿物鞣制的法兰皮篮球,仍被指定为标准球,并因此取名为“全运”篮球。到1936年,利生厂的皮球产量已达到6万多个,不但畅销国内各省,还出口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

春合刚成立时,由傅泊泉等6人共出资800元,以前店后厂的方式,主要从事篮球、排球、足球的手工缝制。1924年,春合球厂改名为春合体育用品厂,在天津马场道设立工厂,南开大街原址改为营业部,且成立了股东会。1929年股东们决定成立春合制革厂。所产皮革全部自用,聘请天津工学院制革系毕业生石炳星任技师,并且与燕京大学、天津工学院制革系优秀学生签订用工合同,从而保证了春合的原料和技术优势。凭借优质精良的生产,春合制造的“醒狮牌”皮球颇受欢迎。

到1935年,春合已经拥有职工一百三四十人,设立了制球、球拍、靴鞋、服装、铁木等部门,并增添了新设备,摆脱了手工作坊式的生产。工厂的生产经营逐步走向正规化,规模不断扩大。先后在上海、北京设立分厂,且在全国各地招募代理商,扩大营销范围。其代理店遍布黑龙江、吉林、辽宁等19个省,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朝鲜等国家也设立了代理店。

当时,春合与利生作为天津及华北地区知名的体育用品厂,两家也展开了激烈竞争。为了树立信誉,推销产品,每逢重要比赛,春合都会注意联络运动员和裁判员,请他们在皮球上签名,出具使用证明。与比赛优胜球队或获奖球员合影留念,登报宣传。总经理傅泊川等还赴各省市教育局、著名学校征求产品意见和题词。春合先后征集到数百件名流题词。

受“体育救国”思潮的影响,近代天津体育用品业诞生于20世纪20年代初,以利生和春合体育用品厂最负盛名。近代天津体育用品业形成了较为完备的体育用品制造体系,而且生产的球类产品享誉全国,远销东南亚国家,走在了全国前列,彰显了天津深厚的近代体育文化底蕴以及较为雄厚的工业积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